2017年货币政策“稳健中性” 预计M2增速不超12%

2016-12-24 9:15:53      点击:
摘要
【2017年货币政策“稳健中性” 预计M2增速不超12%】12月16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这为2017年货币政策定下了基调。

  12月16日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适应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调节好货币闸门,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这为2017年货币政策定下了基调。

  设置货币闸门将导致货币投放方式更为主动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稳健中性”即保持量要适度,价要合理。预计明年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或为12%左右,以保持货币供应量的平稳增长。尽管外汇占款作为基础货币投放的方式已经发生了变化,但央行拥有十分丰富的公开市场操作工具,来调节市场的流动性,确保整个金融体系的合理和稳定。

  温彬表示,一方面,目前我国银行的法定存款准备金率仍然高达17%,未来仍有充足的操作空间。另一方面,从今年3月份开始,央行主要通过逆回购+中期借贷便利(MLF)的方式来补充市场流动性,同时,抵押补充贷款(PSL)也可以作为基础货币的投放方式。

  央行参事盛松成近日指出,明年货币政策不具备放松的条件。因为货币政策不仅要考虑稳增长,也需要考虑汇率变动、通货膨胀、股市、楼市等方面的因素。另外,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还提到“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这需要控制货币供应量。预计明年M2增速不会超过12%。

  苏宁金融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高级研究员黄志龙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此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给“稳健的货币政策”加上了“中性”标签,说明2016年上半年事实上较为宽松的货币和信贷政策行将终结。货币政策的主要任务侧重于自身的改革,即适应汇率双向波动下的“货币供应方式新变化,努力畅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和机制,维护流动性基本稳定”。换言之,货币和信贷政策将更加强调“中性”的定位,主要保证经济平稳增长的流动性需求,对房地产去库存、结构性改革和稳增长的贡献将下降。因此,流动性拐点、市场利率逐渐攀升的临界点可能已经来临。

  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抑制泡沫,本质就是去所有金融市场的杠杆,去杠杆对应着金融投资获利机会和相关资金需求的下降,由此,虽然货币政策稳健中性,但并不支持2017年利率会趋势性走高。

  鲁政委表示,本次会议提出的“闸门”,是为了适应货币供应方式的新变化,暗示我国货币的投放机制已经转为当前的央行“主动”释放。同时,货币由被动投放转为主动投放需要相应的工具和渠道,除了传统的存款准备金的调整和公开市场操作之外,未来PSL等工具会扮演更加重要的作用。

  人民币国际化程度提高对流动性直接影响有限

  中银香港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货币所学术委员鄂志寰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人民币加入SDR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成员国可以持有人民币资产以随时满足国际收支融资需求,即人民币计价资产正式成为国际储备。预计随着IMF188个成员的央行或货币当局逐渐在其外汇储备里增持人民币资产,人民币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可能逐渐上升。

  鄂志寰认为,加入SDR后,人民币国际化的驱动力量将逐渐由跨境贸易和投资牵引转向跨境投资和金融交易双轮驱动,国内资本市场将发挥主体作用。近期中国相关部门积极采取措施,为境外央行增持人民币债券提供更多的便利。

  不过,鄂志寰也提醒,人民币纳入SDR之后,人民币在国际支付货币中的份额和排名出现反复,离岸市场人民币业务活动也受到影响。另外,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加速,国内资本市场将发挥主体作用。国内资本市场与境外市场之间的联系日益紧密,资本流动的形式日益增多,可能影响市场心理预期,并对保持国内市场的稳定形成一定的挑战。

  黄志龙表示,从中长期来看,人民币纳入SDR后,境外央行、机构投资者等各类市场主体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必然增加,在国内流动性政策保持不变的情况下,国内流动性必然会有所偏紧,因此,央行应主动适应这一新变化。但在短期内,境外市场主体对人民币流动性的需求相对于153万亿元的M2余额来说,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鄂志寰也表示,人民币纳入SDR后的市场变化仍然处于比较初始的状态,对国际市场需求的影响尚待观察,目前对国内流动性的直接影响有限。

(原标题:2017年货币政策“稳健中性” 预计M2增速不超12%)